JOP

【翻译】[HP/FG]Coming Out Of The Broom Closet By--the Last Flowerchild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翻译】[HP/FG]Coming Out Of The Broom Closet By--the Last Flowerchild

帖子  陆小离 于 周日 十一月 20, 2011 6:57 pm

Coming Out Of The Broom Closet
By--the Last Flowerchild
原文地址
http://www.fanfiction.net/s/5627231/1/bComing_b_bOut_b_Of_The_bBroom_b_bCloset_b
嗯,可以理解我有多么想把题目翻译成出柜么。XD
Slash,慎入。
以上。



弗雷德和他孪生兄弟乔治爬进这狭窄扫帚橱的原因有些奇怪;回想起来,弗雷德真的一点都记不得确切的原因是什么。他知道这可能是跟什么恶作剧有关的事情,但是对于为什么他们俩会藏在这,他想不到任何可能提供帮助的线索。
哦,对了!他想起来了!他们从乌姆里奇的办公室里偷了一个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如果被乌姆里奇发现,她肯定会开除他们俩。不过显然弗雷德和乔治韦斯莱对于离开学校有着他们自己的计划。当然不可能是被赶出去了,因为两人都想弄点儿什么动静出来。所以,弗雷德暂时认定是这样,他们选择躲进了一个最近的扫帚橱直到外面稍微平静一些。
“这里太窄了。”他听见了乔治的耳语。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试着把你的脚从我的脚上移开?”
通过一点点从扫帚橱老旧的门缝中照射下来的光线中,弗雷德可以看见他的兄弟翻了个白眼。“哦,多么聪明的提议!如果我们想要更舒服一些,那为什么不试着把你该死的肘子从我的胸口移开?”
“你这个白痴!”弗雷德的声音比他实际上感到的愤怒好像要多一些,但是他不想做任何尝试,尝试去让这种愤怒平静下来。虽然弗雷德对他的兄弟很生气,他还是感觉到了一种异常的情绪,一种他之前从未感受过的情绪。
这种新的情绪让弗雷德受到了些惊吓。他离乔治太近了以至于他可以闻到乔治身上的香气,无意识的, 弗雷德深深地嗅了一下,并因为这所带来的舒适感而微微颤抖。
乔治皱了下眉。
“弗雷德你干嘛这样闻我?”
弗雷德把脑海中的一点小小的渴望用力的推了出去。‘我当然不能这样想!看在上帝的份儿上他是我的兄弟…’
“对不..抱歉,乔治。我只是觉得我闻到了…”快想!随便什么!随便说点儿什么!“…黄油啤酒。”
弗雷德看到他的孪生兄弟的脸上闪过一丝怀疑。“黄油啤酒?真的么,弗雷德?这已经是你可以编出来的最好的瞎话了么?”
弗雷德在黑暗的扫帚橱内盯着他。他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热。“是的,黄油啤酒。”
乔治笑了起来,觉得他的兄弟绝对是在开玩笑。“你觉得我闻起来像黄油啤酒?天哪,弗雷德,我觉得妈妈应该告诉过你离毒品远一点!”
现在他的脸是在被火烤着了;弗雷德可以感受到他的脸在燃烧,而这种尴尬让他变得越来越红。“闭嘴。我是认真的。我没有闻你,我只是…”
“好吧,如果这能让你好受一些,我觉得你闻起来就像梦境一样,亲爱的弗雷德。”乔治嘲笑道。
弗雷德什么都没有说,他感觉到他的孪生兄弟转了一个身。“你在干—--停!你就快把我挤扁了!”
“很抱歉,但是这里太窄了!”
“如果你可以保持不动那么情况还不是太糟!”
“不要用那种语气跟我说话!”乔治抗议。“你明明就很享受我压着你的感觉,别撒谎!”然后他就疯狂的笑了起来,显然认为这是一个很棒的笑话,弗雷德则嘘了一声。
他怎么能真的承认他的确喜欢这种感觉?乔治一定会笑出来,认为这仅仅是一个笑话,而一旦他认识到他的兄弟是认真的,那么他一定会感到恶心…
弗雷德虚弱的笑了一下。“是-是啊。也许如果你能尽量不要这么用力的—”
“尽量?哦,亲爱的弗雷德,我用的着么?你早就对我做过这样的事情了!”
兄弟俩都歇斯底里的笑了起来,但是渐渐地,他们安静了下来,在黑暗中盯着对方。弗雷德吞了一口口水,觉得他的脸在乔治的注视下越来越热。他试着想扭开头,但是乔治的手轻轻地抚上了他的脸,然后弗雷德就确定了,确定了这件他曾经想象过的事情。
“不要这样。”乔治的呢喃离他的耳朵太近了。“不要这样移开目光。”
“不要开这种玩笑。”乔治固执的去抓他的手。弗雷德让他的兄弟温柔的握着他的手,暗想这一切一定都是梦。这不可能发生…这完全是错误的,这几乎是邪恶的,这简直是…完美的?
就好像看到了他的思想一样,乔治轻声说,“你知道吗?实际上我一点也不介意继续被卡在这里了。这其实很好。”
‘吻我的感觉很好?’
弗雷德听到了乔治的轻笑,乔治的吐出的气暖暖的扫在他的脖子上。“是的,一点儿没错。”
弗雷德喘息着睁开了眼睛。“什么?”难道他真的把那句话大声说了出来?
突然一种全新的感觉向他席卷而来,他觉得有些难为情,有些困惑,有些疯狂,但是还有一种感受比这些都要强烈---渴望。他吞了口口水然后重复了一遍“你刚刚说了什么?
乔治只是微笑,用力把弗雷德拉得更近,他们的身体就这样紧紧地压着对方的了。“ 你已经听见了,别装了。”乔治咧嘴笑了一下,用自己的唇压住了他兄弟的。弗雷德发出了一声小小的呻吟,对他兄弟的这个举动完全没有防备,但是他还是接受了这个吻。
乔治很快就结束了这个吻然后开始窃笑。弗雷德挑起了一只眉毛。“是什么这么有趣?”
乔治摇了摇头。“只是—哦,见鬼—你吻起来就像黄油啤酒!”
他们又一次一起笑了起来,但是很快,又重新开始接吻,渴望而又绝望,就好像知道在他们离开这个橱柜之后就不会再有机会了。弗雷德觉得,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吻他的双胞胎。从某些方面来讲这就像是在吻他自己—如果理论上做得到的话—他当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是他也没有再继续想下去了。现在可一点儿也不适合去展开理性思维。
乔治直到感觉到身后的门开始晃动时才停下。他从弗雷德的拥抱和喘息中抽出身来。“嘘!”他小声说。弗雷德点点头,祈祷他们没有被抓住,这未免也太快了一些。他和乔治还有很多事没有做,这么快就停在这里真的是最糟糕的一种惩罚,甚至比乌姆里奇可以想出来的任何一种都要糟糕。
门打开了,乔治和弗雷德都因为惯性倒在了地上。乌姆里奇站在那里,脸上有着大大的微笑。“禁闭!”她在走开之前大声说道。弗雷德的心随着这句话一沉,他手上因上次禁闭造成的割伤才刚刚开始愈合。
乌姆里奇一走开乔治就叹着气站了起来,向弗雷德伸出一只手。“兄弟,这真是太幸运了,癞蛤蟆居然蠢到没有怀疑我们!”
弗雷德点点头,咧着嘴笑了。“是啊。”他使劲的嗅了一下然后搭上乔治的肩膀。“你闻到了吗?”
他的双胞胎也嗅了一下,然后对上了他的眼睛,“黄油啤酒!”他们一起说了出来。然后他们互相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膀,就像往常一样,接着就开始向大厅走去,准备在上课前去吃一些食物。

avatar
陆小离
Admin

帖子数 : 32
注册日期 : 11-09-12
年龄 : 23

http://jophelps.chinarenlunta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