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P

【翻译】[HP/FG]Forgotten and found By--kishigolizzee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翻译】[HP/FG]Forgotten and found By--kishigolizzee

帖子  陆小离 于 周日 十一月 20, 2011 7:05 pm

Forgotten and found
By--kishigolizzee

原文地址
http://www.fanfiction.net/s/7357175/1/Forgotten_And_Found
授权
Sure! No problem, I'm glad you liked it! Smile Also, just cuz I would like to
know, if there are any reviews, do you think you could translate them and send
them to me! Very Happy



“好吧我会的。可以肯定的是这里真的已经无聊到不能再无聊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抱怨,他沮丧的抱着手臂。“像我这种没有什么荣誉的人也好少。”那个地方没有什么精准的记时方法,但是弗雷德估计自己已经在这里呆了两个月了。很显然没有他的双胞胎配合他那些鬼点子的日子是很孤单的。

弗雷德正在,好吧,弗雷德曾经尝试过一个人去恶作剧。效果一点都不好,并且早在一次可怕的训斥后就结束了。因为自己的死而倍受打击的韦斯莱家,所有的兄弟们都把自己的情绪放在了第二位,怀着可以让这个家重新完整起来的希望。这件事就跟听起来一样糟。更糟的是在他们所有人的心里,这都是他们唯一的选择。弗雷德叹了一口气,没有事情可以做,没有人可以戏弄,没有人可以和他一起做各种事情…

…没有人可以和他形影不离。

天堂太无聊了!…好吧,至少对于弗雷德这种叛逆分子来讲是这样。实际上,就和我们所预料中的一样,他打破第一个规则--尊重你周围的人,是用了…多少时间来着?一个小时?

天堂里最好的事情,在弗雷德看来,无疑是长出了一双翅膀。我的意思是,拜托,这个世界上有哪个人没有曾经想象过自己可以飞?哪怕只有一次?他很快就适应了如何让自己平衡在半空中,他飞翔的样子就像在游泳一样-—他甚至可以在空中做出杂技的姿势!当弗雷德按着华尔兹的节拍在空气中游动的时候,他的余光发现了什么。他傻笑着恢复了自己叉着腰的站姿,停在了那里。

“好吧我会的”

“hello,韦斯莱笑话商店,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乔治对着电话,清晰却单调的说着。总的来说这看起来有些太过正式并且..好吧..并且一点都不像乔治!就和他的兄弟一样,乔治被迫停止策划恶作剧和玩笑。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那就是几个星期之前他误入了一个地方,他以为那里是孩子们嬉戏的场所,却在那遇见了摄魂怪。他没有办法施守护神咒,虽然最后很幸运的被卢娜所救,但是他的幸运仅限于这么一个区域而已。

吃了一些巧克力又休息了几天 ,他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仔细想想,他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不能发出守护神咒—精神不够集中?不。他当时回忆的是…

啊,那么这就是原因了。只有通过回忆最快乐的记忆,才能***出守护神。乔治的失败不是因为他不够集中精力,而是因为他所有快乐的记忆中都有他的双胞胎,弗雷德。

这里就是我们今日见到红色脑袋的地方,管理着日渐衰败的商店,回想着从大战中的幸存,在商店重新开张后几乎是一分钱一分钱的数着过日子。商店的确在逐渐失去顾客,所有人都在说,霍格沃兹和附近的区域仍然十分危险,存在太多的不确定因素了。由于亲身体验过那场战争,乔治温和的劝说那些害怕的人,还有周围的店主,说战争的影响不会像人们所担心的那样。他知道只有一样东西会因战争受到最大的影响,家。愚蠢的人们还没有发现这一点,所爱之人的离去是不可挽回的,就像他们是不可替代的一样。

穿过商店中悬挂着的柔软幔帐,他向难得的顾客们介绍着新的计划和产品,一边解释一边希望能卖出一两个加隆

老生常谈,却又引以为豪的,弗雷德窃笑,伸出一只手去抓住那个他刚才偶尔看到的东西。噢,他真是太钦佩自己的好眼力了。

那么弗雷德手里这个颜色几近苍白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说实话,弗雷德会十分荣幸的告诉你。

这是乔治的“已故的”耳朵。

“这难道不是世界上最好的事情了么?”

弗雷德邪恶的笑了。

【如果有人觉得奇怪,那么为了解释这些,我们现在谈论的可是巫师!巫师。是的,这些事情都是会发生的。】

乔治不会有任何遮掩,任何人来问的话他都会这样说,他为自己的兄弟感到自豪,那人的死不是徒劳,而是为了胜利。任何一个认识弗雷德的人都会这样同意。弗雷德是一个不屈服的人,消灭他比消灭普通人要更艰难。(这里应该是因为作者没有看过原著了..其实有考虑要不要删掉,但是其实这样的设定也很不错嘛)

随后弗雷德突然有了灵感。【场景转换而已】这么些年来,每当乔治在某些方面赢过了他,当然这种情况少之又少,他都会在下一个合适的时机让他付出代价。这一次与之前的许多次都没有什么两样。【我不在乎你相信不相信我!多少相信一下我们爱着的那两个叛逆分子吧!你这个麻瓜!】弗雷德笑的见牙不见眼,但眼泪也顺着他的脸滑了下来,把乔治的耳朵举到嘴边,弗雷德式的大声叫了出来。

“喂!能听到我么,乔治小朋友?”

“我很抱歉我们这里不对地、狱、里、该、死、的、混、蛋、提供任何东西!”乔治猛地拍了一下自己右边的脑袋,刚才那声大喊贯穿了他失去的那只鼓膜,虽然很痛,但是实际上带来的更多的是震惊。(鼓膜是在耳道里的啊洋妞)

商店里的人都因为这突然吵闹而转过身来,却只看到乔治一个人在那里发出不屑的嘘声。发生了什么?人们面面相觑,在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听到了弗雷德的叫声。

“呃…我马上就会回来…”电话那头的男人马上就挂掉了电话。乔治其实什么都没有听到,因为各种各样的响声始终在他的脑袋里徘徊。

乔治捂着一边的脑袋,挥手向他好不容易累积起来的观众们微笑着道歉。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抓过一个冰袋,放在他缺少了一只耳朵的地方想要缓解疼痛-—这当然是几分钟前的噪音所导致的。

现在乔治已经完全了解了。

他叹了一口气,随即又冷笑了一下,

“我发誓,弗雷德,等我死了,你就有得受了。”
avatar
陆小离
Admin

帖子数 : 32
注册日期 : 11-09-12
年龄 : 23

http://jophelps.chinarenlunta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