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P

【授权转载】[HP/FG]all about numbers By resgestae(完结)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授权转载】[HP/FG]all about numbers By resgestae(完结)

帖子  家养赶稿小精灵 于 周四 五月 03, 2012 9:03 am


第一次乔治提出分开行动,弗雷德半句怨言都没有。因为他知道任何人被洒到内裤上的痒痒粉惹恼,理应爆发到什么程度。
他从课桌底下往李乔丹的帽兜里扔了个粪蛋,在短暂的小骚乱中捏了捏乔治的手:“那是个该死的失误。我没留意他严重近视,竟顺带帮你收了衣服。”


乔治意识到这可能是弗雷德第二次看起来灰头土脸的。
上一回是四岁的时候,从楼梯上滚下来导致他头疼了好几天并突然坚信自己会变成超级地精,脑袋的尺寸从此无限生长。
乔治蹲下身用拳头捶了下弗雷德的下巴。大厅的灯明明暗暗,他背着光在自己的影子里帮弗雷德完成了这个还没来及合上的傻笑。

---------

弗雷德用了整整三张纸来罗列自己的优点,几乎每隔四行就能看到乔治的大名。
“你准备在成名之后把它们放进回忆录?——《赞美篇章之 完人弗雷德》?”
“《赞美篇章之 分享完人赞誉的两个韦斯莱》。”


他们商讨了四个家庭会议,最终敲定下弗雷德葬礼的具体日期。
到了那天,直至最后五个访客陆续离开他们的院子,乔治才得以任由自己摔进扶手椅,往嘴里狼吞虎咽地塞下几块剩余的曲奇。
紧随其后,最先回到屋里的比尔走向他,爸爸妈妈跟在他后面。比尔的双手扶在他的肩上用力晃了晃,乔治抬起头,看到他们所有人一模一样的疲惫笑容和红发,突然如释重负。

---------

每周至少要打六个赌,开七次玩笑——这是弗雷德还拖着鼻涕,总被妈妈抓住被迫往衣服上缝手绢的时候就定下的规矩,乔治没发表过意见但一直以来都高度配合。
而弗雷德同时也痛恨与他俩之外的第三个人履行这一游戏规则,对此,不超过八个人知情。
所以当纳威隆巴顿无意识凑了进来热血地添上一句:“不是玩笑,打赌最后这仗我们能赢!”
弗雷德悻悻地耸肩:“这当然不会是玩笑。但我永远不可能拿乔治的命来打赌。”


乔治睡得不安稳,不仅因为现在窝着的这个半长沙发束缚了他的长手长脚。
他闭着眼睛数出赫敏正在阅读的那篇报道里,第九遍用上了“大难不死的人们”“成功的救世主”“崭新的世界”。
“真不该在饭后喝那杯没加糖的咖啡。”乔治后悔地想。他皱起眉头翻了个身,奋力把鼻子挤进沙发背,“我只是想睡个午觉。”

---------

乔治到了十岁还偶尔尿床,对于如何制作小型却有效的逃课烟花也颇有灵感。珀西第十一次扑掉落在他头上的小火苗,欲哭无泪地咆哮:“离开吧!你这个潜在的连环杀手!”
“首先,造烟花不是纵火;其次,我不虐待动物...”
“最重要的,书呆子,他可不会像你这么缺爱。他有我。”弗雷德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边说边用手肘勾住乔治的脖子。


说服自己放个假。出门旅行之前乔治回了趟店里,在阁楼堆积的货物箱中徒手翻出了之前弗雷德带回来的麻瓜相机。
他摆弄了半天,考虑去买胶卷。因为靠门的报时钟上,几乎每个数字都被弗雷德用乱七八遭的旅行大头照代替了,目前就差第十二张。
出于这次他大概只能拍个自己的单人照回来,为了补充元气,乔治下楼时候在一贯公事公办的代理店主的眼皮底下,往口袋里偷装了几大把弗雷德配方的气泡糖。

---------

被掀了毯子从睡眠里拽到厨房帮工,乔治没意识到他已经连打了十三个哈欠。他在韦斯莱夫人的“打起点精神!别等会儿在你妹妹的订婚礼上还是这幅鬼样子!”中懒洋洋地从脖子挠到手肘,不时挥挥魔杖把叠罗汉状摇摇欲坠的餐盘排列整齐。
外面照进来的阳光让她毛衣上一处掉线的窟窿可笑地显露出来。乔治及时直起身,托住她握着锅把手的那边手背,就势接管下烙饼的沉重锅子:“得了妈妈,这个让我来。”就像弗雷德以前经常做的那样。


拆掉绷带的第十四天,乔治的耳朵就基本愈合完毕了。当他洗牌的时候,连输几轮的弗雷德终于坐不住,伸个懒腰站起来围着餐桌踱了两圈,突然偷偷俯身冲着乔治左半边脸:
“乔吉,乔吉,再考虑一次,谁是咱两之中最英俊的人?”

---------

只是当作常识记忆着,但乔治确实没钻研过如何编写墓志铭。打赌如果换成弗雷德,也多半会跟他现在一样,对着第十五个满是恐怖字母涂鸦进而被丢弃的废纸团头疼不已。
“你写得怎么样...诶你已经决定好了?!”
“决定了。”
“我看下。等等这是啥?”
“半个破折号。”乔治推开椅子从罗恩旁边走开去。
“...它旁边这个?”
“那是留给我自己的。”乔治瞧着杯底的咖啡渣撇撇嘴,一饮而尽,“另外的半个。”


门前,人们最终在弗雷德相片旁丢下的花总计十六束,装着做成蔬菜状的杏仁软糖的水果篮十七个,还有十八个...占地不算大的毛绒玩具...
乔治给门厅的大玻璃瓶换上水,把花放进去理理整齐。他叹口气决定自己留下四分之一的水果篮,并计划以不糖分中毒的速度消化掉。
至于毛绒玩具,乔治尽量认真地把它们堆在房间里弗雷德空出来的床上。而那张从门口拿回来的那张相片,被他搁回了自己的床头。

---------

韦斯莱夫人这半个月来时常哭哭笑笑,像是即将再度面临严重的神经衰弱。
她从毛线针中抽出手擦擦眼睛,忍不住第十九次看一遍身边摊开的信:
——是个男孩,妈妈。所以我恐怕今年圣诞你不得不再次开始织带有“F”的毛衣了。

---------

“行了,咱们的模型顺利拼完了。现在去睡觉,弗雷德。”
“这是命令吗爸爸?”
“不,这可能是个威胁。”
“你总这么说,但是你从来不会关我禁闭。所以这也算是一种善意的恶作剧对吗?”
“如果你真的这么喜欢‘恶作剧’这个词,就不仅要试着理解它,还得善意地操作它,直到你熟练,并最终总是带给别人欢乐。”
“或许等我长大的时候我就能够完全做到了?...二十岁怎么样?”
“好主意,小子。去睡吧。”

fin
avatar
家养赶稿小精灵
小混蛋

帖子数 : 48
注册日期 : 11-09-13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