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P

【授权转载】[JOP]自动答录机 By resgestae(庆生,完结)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授权转载】[JOP]自动答录机 By resgestae(庆生,完结)

帖子  家养赶稿小精灵 于 周四 五月 03, 2012 9:08 am

给寿星们;P
HAPPY BIRTHDAY James & Oliver Phelps!!
愿你们幸福快乐一切都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这是最最重要的~

一直觉得生活在想方设法折腾人,什么事儿什么感情都不可能是绝对的,happy ending/sad ending并非很重要,重要的是...
就像之前天儿说的那句话:“I will always be the one to be with you.而且已经不会去在乎谁交了女友这样的事了——Oliver爱James,以亲情以爱情,不会改变的。”
就是我所有的想法了~




自动答录机

检查自动答录机通常是第二天上午喝茶的时候,前一晚若是放工及时,到家后泡澡外加睡前的热牛奶是身体本能想到的需求,然后...然后脑子成了山谷,催命样回响起“需要睡眠”“必须休息”,命令人马上卸下所有表情和顾虑,打个滚钻到不知什么时候再醒过来的另个空间里。
所以收听来电录音是在重新拾起那些有的没的之后才做得到的事。

James成年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不知道家里有这个——毕竟不是他去买去安装的。其次,他自己早已习惯了手机不离身,根本懒得专门扑过去使用那搁在沙发边上靠近台灯的固定电话。而Oliver为什么会自掏腰包买一个这玩意儿回来——他眨眨眼,像看白痴一样打量了James一会儿:“这完全是日用品吧。想到了就装了,没准有重要的人打来。”

结婚前重新整理公寓,被问说James你觉得我们是不是还缺了点什么?他站在一楼和二楼的楼梯旁,抬眼就是刚被清洗干净送回来的吊灯,他扭头作势望了望楼上,说,空出的那间等油漆味淡了咱们再把婴儿床搬进去吧,趁着这几天可以多买点你喜欢的布置。
“我们”喜欢的。女友故作认真地提醒。
James傻笑着点点头,照例伸开手臂搂住她的肩膀,把她的大部分重量纳向自己。大门开着通风透气,落地玻璃墙外的草坪修剪得平平整整,Oliver那天特地给他送了个新的除草机作为厚礼,摊开说明书讲得愉快了竟然还自告奋勇充当了回免费园丁。他脱下外套,T恤后背印出些汗渍,一边不厌其烦地跟James争论即使在秋天,在院子里干活就是需要戴草帽。
Oliver干什么事都很有点水准,只不过那些水准都没有长久性;比如他曾经所有科目的学期考都在不同的时段里得到过一两次的优异,但每门也只有那么一两次。再比如James很清楚下一次就算Oliver愿意,他也不可能让他接近自家的花园——他那诡异的破坏因子绝对会失手毁了这片现在还算完好的绿地。

“James??”
他回过神,紧了紧手臂突然提议:“我认为我们可以在客厅里安一台自动答录机?”


——滴
“Emily亲爱的,你的工作是全日制吗?你们两真把房子当储藏室了。周末烧烤午餐如何?别谦虚了就定在你们的花园,我们会联络上其他人。哦,你当然知道我们是谁...好了Adam别抢我的发言权,让我说完...”

——滴
“我是Steven,下周三洛杉矶的试片会邀请到手了。具体情况咱们再联络,交好运老兄。”

——滴
“还是我,Elena。抱歉,Adam刚才让他自己被电话线绊倒了,放心,他还没搞清楚三十五岁跟十六岁有什么区别。午餐会,就我提到的,到时请务必留出时间伙计们,咱们这些人已经有段时间没聚了。记得回电给我。问候你们。”

——滴
“嘿,我又接到投诉了。看来我们有必要为了你传真给我的虚假工作日程打上一架。劝你尽早系好你那愚蠢的领结拿着你的小奖杯,主动给你儿子个明白解释,告诉他你在他的比赛时爽约不是个欺骗阴谋。”

——滴
“对了我看了直播,获奖感言酷极了J。”

——滴
“没有新消息了。”

James探头看了眼座机上的时间,最后两通Oliver的电话又是将近早上一点。看来转到幕后工作大大宽限了他太过无拘无束的生活作息。


羡慕和嫉妒心理在他们之间从来不存在,虽然Oliver也绝不回避他跟James随时随地都处在一种“斗争状态”中,James则认为他们各有所长。
“你以后还可以做点其他的事。”说这话的时候Oliver略微低低下巴咬住拉链头,“我只准备干这个。”
他说的“这个”当然是表演,在镜头里做个足够有责任心和情感意识的演员。
“你有那个选择的底气。”接着他自言自语般补充道。
James惊讶得很。
Oliver不是缺乏自信的那类,相反,倒经常自我膨胀得过盛,可这并不意味他对自己的能力毫无估计。他们难得相互夸赞——对着镜头偶尔千篇一律地说废话的时候也不——James却自认比谁都理解Oliver的勤奋。


如果说Oliver在什么情况下可能真心地认过输...

他们两很早就搬出父母的老屋在外合租,James却记不清他那次一度打定主意要独自离开的原因了。可能源于某个可笑的争论?得了,他们自认识以来就没在随便哪件事情上达成共识过。
总之,第二天中午他悄悄回去试图多拿点自己的东西,从后门进去,才发现Oliver没在家。
James握起拳头用食指中指捏住自己的鼻子。屋外的阳光好得要命。
电话铃安分地响了两声,然后Oliver自录的语音提示似乎突然不再像平时听上去的那麽可笑:
“嗨我是Oliver,如果你想找James那你也绝对没打串号。我们暂时不在这儿,请在‘biiiiiiii’一声后留下你要说的。非常感谢。”
James右脚才跨开一半,他停下来,客厅的窗帘完全拉开,差不多是面对面看到Oliver闷头握着手机从大门进来——他踹了一脚前老爸不久才亲自油漆的镂空铁门,录音机毫无保留地把这声音记了下来,他暂时是赖不掉了。
James有点进退不能,他定在原地死瞅着他兄弟像个削尖了脑袋的铅笔笔直地迎面走过来,几乎是在掏钥匙的当会儿才想到抬头看一眼。

几年之后他们接受了邀请出演某则柏拉图短片,两人对着块中空的木头框饰演同一个角色。James抱臂跺脚抵御拍摄场地从各个角度吹来的风,忽然就回想起他们那个似曾相识的场面,隔着层透明的玻璃大眼瞪小眼——一个蠢毙了愣在原地,另一个怕是被吓住了。

Oliver反应了好一会儿,反手把还没使得上的钥匙嵌在他的手心里。James拽了一把袖子,不自觉地昂起下巴,真实心理却是胆怯。
他哥喜欢调侃,看似脾气暴躁,但他清楚得很他几乎从不真的恼火。但他现在眼睛几乎能喷出怒气了。

“***的没人责怪你。”
Oliver开始说话,他的嘴唇张得不大,声音却清晰,等James意识到的时候,他不禁向一边走了几步盯着自动答录机。
奇特。他神经兮兮地分神,Oliver现在跟录语音提示的那个家伙简直判若两人。

“还需要我教你听懂人话吗?他妈的根本没人不需要你!”
James的左手攥紧肩上的包带。Oliver嗓子沙哑,带着一贯的鼻音:
“所以***的得留下来。”

他哥是个傻子。那时候这个念头是James唯一想到的。
他们在相对静止的情境里待了些时间,就在James准备转身的当会儿,Oliver已经进来跨过鞋柜——他的小腿撞到了木头的棱角,听起来撞得还不轻。James撇了撇嘴,不由自主地头一回理解了苦笑是个什么东西。他哥的脸上又看不出任何表情了,James耷拉下手臂把背包丢到一边,任由Oliver把他抱了个满怀,自己则把嘴唇贴在了Oliver连帽衫的领子那儿。
“白痴。”James说。
“的确。”Oliver松开手,他在让自己平静,显得既激动又气恼;他明显在抑制某种复杂情绪,但那绝不包含彻底的愤怒或无奈,“想就这么从这个家里跑出去。你小子还打算上哪儿去?”


其实谁都可以拟定个计划,出去争取争取脑子里更完美的生活,而且十有三四也许会事半功倍想象成真。只是如果你想让阳光也始终能照得进来,恐怕必须在屋顶上凿出些洞、划出几块裂痕。
因此James总对他们过去合租的房子的构造和摆设有一定的依赖,像是墙壁上凹陷的书架、生不起火的壁炉旁固定的蜡烛灯,还有对两个人来说过于占地方的主餐桌,背光的水槽灶台。

Oliver会背对他捣腾早餐,弓着背不时把重心从左脚移到右脚,再移回来。
James就有上前就这麽搂住他的欲望,于是他走过去。
听到响动Oliver回过头,James愣住,掩饰般夸张地叹了口气,盯着他用面粉在鼻子底下抹出的两道胡子:“你是来搞笑的吗?”
他走到Oliver身边,双手撑着流理台,歪着头嘲笑他切番茄时汁水淌了满手。
Oliver侧身面向他,举起拿着菜刀的手喋喋不休,刀刃却对着自己看起来可笑至极。James盯着那晃动的玩意儿,突然把拳头握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姿势,然后Oliver眼睁睁看着他用一根手指头把自己的手腕推开,直到刀面接触到砧板为止。他眯起眼大幅度点点头,James知道这意味着“你小子行啊”,更进一步的含义则是“***好好听我说话!”

果然Oliver顺从地丢开了菜刀,随手就想抄起一旁的铲子,James按住他的手腕,身子向前倾了倾。

你们两个如果打起来谁能赢?
James真有点想反驳这个问题:我们怎么会“如果打起来”。斗殴是两个一同出生的人最原始的权利。

说句有经验的话,你不能够信任Oliver的厨艺,但至少可以相信那些本身就美味的食材。
James把蛋糕从烤箱端出来,面没有顺利地完全膨胀,倒也不算烤焦。James剪开温度适中的奶油,用铲子尽量往上头抹匀。还不得不阻止他兄弟往蛋糕上自作主张地丢一些颜色古怪的棉花糖。
吼了不到半个钟头,James的嗓子已经哑了。
Oliver总算从壁橱里钻出来,手里是一把巨大的勺子,他挑起半边嘴角,往基本成型的蛋糕上舀了一大勺,然后就在James毫无防备的注视之下,整个盖在了他的鼻子上。

——滴
“小伙子们,我知道你们没准就在电话旁边,生日快乐。你们的妈妈早提醒我你们这个年纪被看见跟老头子在一块儿会不那么有魅力,怎么样,有什么节目安排?好吧好吧,祝你们过得愉快。别忘了晚餐时间,妈妈为你们烙了生日甜饼。另外,James,我有份额外礼给你——以个人的名义。明天我们去比赛场。所以别忘了带上你的球衣和做好的标牌。”
Oliver眨眨眼吹了声口哨,抢过勺子把背面剩下的用力抹在James脸上。他躲开两次都始料未及的被害者的反击,手肘够过James的脖子在他的面颊上亲了一口。
James挣扎出来,毫不示弱地凑过去,目标直冲Oliver嘴唇上糊成一团的奶油。

——又是一个最好的生日。
每年James和Oliver一道庆祝生日,他都会有这种感觉。


“Ollie他们还没到!”
你有一群鼓噪的行动派的死党——只说明你也是他们其中的一员。

“我打个电话催他。”James把烧烤架放置稳当后拍了拍手上的灰,掏出手机,一边往花圃走了几步,拨通后响了没几声就被掐掉。Oliver直接挂他的电话基本成为了他们之间的固定节目之一,但你又不可能跟一个常年低血糖、经常睡不醒的疯子计较。
特别是他睡相极难看;当然,没睡的时候也好看不到哪儿去。James确定这绝对不是同样在反讽自己。
他舔了舔嘴唇,扭过头往回走再次坐下,开始在通讯薄里翻找Oliver家固定电话的号码。

Lee从厨房出来,大笑着把冰桶重重搁在桌子中间,温差让它表面迅速蒙上层白色雾气,周围人鼓起掌,下意识都靠向椅背,James帮着扶住左手边Elena的椅子,跟着咧开嘴笑。他没有目的性地环视一遍他们的朋友,半站起来,单手拎起两瓶啤酒放进冰块里,顺手擦去一把桶上的水渍。
“James!”
James鼻子哼出声作为应对,完全没在意对方在这热闹环境下是否真能听得着。因为他现在总算找着了那个号码。他飞快地摁下拨号键,一边抬起头,盘算着等会儿自己开场白必须是:“把你的屁股从枕头上挪出来伙计。尽早过来,我等着你。”

Katty两手都拿着东西,她显然也是刚到,看样子还没进屋,是直接穿过草坪来找他们的。
“我学聪明了这次,一个人先从机场过来的。”她冲一群人说,“才没跟着Oliver一块儿迟到。”
James的打招呼卡在了舌根上。

桌子上暂时放不下,她便大大咧咧地把蛋糕和花塞给Lee,回身给了Emily一个拥抱。
“一切都好?”Emily问。
“绝对的。我已经在的士上打电话回家叫醒了Ollie。”Katty转过脸,“James,他应该很快会出门。”她告诉他。
James张着嘴反应了半秒钟,冲她点头示意听到。
他移开视线,面前的金属表面隐约把他的脸照得扭曲,听筒还贴在他耳朵上。

“嗨我是Oliver,我现在不在,请一会儿留下你要说的。谢谢。”
——滴

—FIN—
avatar
家养赶稿小精灵
小混蛋

帖子数 : 48
注册日期 : 11-09-13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