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P

【授权转载】[JOP]Better In Time By resgestae(完结)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授权转载】[JOP]Better In Time By resgestae(完结)

帖子  家养赶稿小精灵 于 周四 五月 03, 2012 9:13 am

他对填字游戏的新鲜感死在了半途上,加上几分钟前再次检卝查了日程表,确定没有正经的工作预约,所以今天唯一要做的事是...
Oliver把下巴搁在手臂上,胳膊则压着满是圆、椭圆、弧线涂鸦的杂卝志内页。身上这件针织衫被压在行李箱底,早起拎出来的时候歪歪斜斜的折叠挤卝压痕迹,但他发了会儿愣还是义无反顾地套在了T恤外头。这种季节穿什么出门都不会被嘲笑,而且他又耳鸣、眼角发胀、鼻尖磨破皮,吞掉的药片也准是汽化成了幽卝灵在他肚子里作威作福。现在他什么都不是,没有发胶、西装外套和领结,弓着腰任由自己摊在桌面上,觉得要是就这么睡过去准会误了站。

回家。他有些模模糊糊地想,故作不经意地向周围望望,像是这样便不会被任何人听去。他习惯性地咬着舌卝尖,终于低声在脑子里对自己说,我现在只需要回家。
这个念头足以让所有意志尚存的抵卝抗体多米诺骨牌般躺倒罢卝工,于是酸痛感超出预计地从肩膀蔓延到脚跟,Oliver努力吸了下鼻子,不得不张卝开嘴吐气。他低头闭上眼睛,小臂硬卝邦卝邦的骨头突出地挤卝压着脑门,他喜欢这衣服残留的家用洗衣剂的味道,还有在柜子里放上一天就能沾上的檀木香。他大概永远也无法说服James记得定期更换柜子里的檀木球,当然,对方也绝不会拒绝自己的暗箱操作。
列车开得平稳,他并不着急。

“““
James前两天也去了趟伦敦,虽然没什么特别的理由,至少出发前在他跟妈妈提起的时候,面对“去见你的朋友吗”的随意问话一时间竟张口结舌。
他只是去看了几处待租的房屋,图样和地址电卝话都塞在Oliver几周前丢给他的文件袋里。
足够宽敞的前厅和车库,和他们现住的屋子差不多构造,有着正对院子的落地窗作为房门的卧室,还充分利卝用了屋顶下的空间搭造出一个不完全封闭的阁楼。一切都紧凑而坚固,愿意的话他们以后甚至能够在防火楼梯上造出个适合纳凉的秋千。
——好吧,这只是个毫无水准的冷幽默。
他其实很想发个邮件嘲笑一下他哥哥的审美,哪怕一旦开战对方的口才通常远在他之上。James享受他们之间如今自然的相处模式,虽然它的源头或许根本是Oliver自说自话果断独卝裁的鼓励教程。

鼓励你面对镜头放开僵硬表情
鼓励你说所有你想得出的回答
鼓励你别试图把眼睛藏到刘海底下那玩意儿总有一天我们得剪掉
鼓励你随时打断我发表自己的意见让人看见我们从来是两个个体
鼓励你习惯我们不得不在长时间内被看做一体
鼓励你接受持续的共同工作将带来的负卝面效应

方才那个幽默也许有一点是基于现实的,就是那将是“他们”一起构造的未来空间。


其实James倒是记得很清楚自己第一次单独的远途旅行。即便现在可以重新选择,Oliver也绝不会放弃当时那个目的就是为难人的阶段测验,因为那是他喜欢的科目。James一直认为他对于爱好的东西,总有着一种完全不介意能否收获成绩的诡异坚持。
那天需要乘凌晨的班机离开,James在游戏冲掉第二个简易关卡后接到了经纪人的电卝话,便关了电源没怎么惊动家人,拖着自己的行李箱下楼。至今难以承认那还真有点像是被卝迫离弃。
一关上车门他就顺势把自己摔在右边靠窗的位置上,胳膊肘紧挨着玻璃,但还是没忍住的往外瞧,然后看到Oliver的房间还亮着灯。对方正倚在窗口,用来写字的手的那一边睡衣长袖卷了起来,James还见他把一边头发别在耳后,满是熬夜苦读的奋战架势。
司机顾自挂上挡慢慢向后倒离车位,车轮一时滑卝出了半米远,Oliver突然站直了身卝子。
他用另一只手把捋起的衣袖抚下来,远远地竖卝起拇指向他道别。

“““
他们不会刻意分开,至少不是真的分开。

当晚接到Oliver电卝话之前James心血来卝潮删掉了所有的音乐。
重新进入一个升华的纪卝元——Oliver讽刺他永远只知道这么为自己的冲动狡辩。

“那么...”
“那么?”
“说说我不在的时候你又给自己惹上了什么麻烦。”
“我们一定需要隔段功夫就来段‘交心时间’吗?”James冲听筒吼,把一条腿压在屁卝股底下,伸长胳膊忙着把震到屋顶的音响调低。
“不过我看你似乎早已乐于如此。”对方也提高了声音。
“什么?”
“说你是个冒牌的蠢货。”
“拙劣的掩饰赞美。”
“你什么时候才能学会找准我的真卝实意图?”
“在你丢掉那套有时候对我也习惯性胡扯的毛病之后。”
Oliver沉默了片刻:“那得看你有没有能耐打破它了。”
“我淡然会打破它。再修复它。”James向后重重靠上椅背,底下的滚轮带着他滑开段距离,“话说回来,你听起来简直像是刚...大干了一场。”
“嘿,回神,小子。”
James咧开嘴:“你知道是玩笑是吧。”
“但我无法向你保证这玩笑不会恰好是真的。”
“......”
“...你没有在吃面吧,J?”
“你下次就应该在我被呛死之前考虑到所有的危险后果。”
Oliver吸着鼻子笑出来:“你知道也是玩笑不是吗。”
他们一时没再说话,James把听筒紧卝贴着耳朵,听到Oliver在那头跟不知什么人应答着什么,牙语般嗯嗯啊啊,他也并没有挂掉电卝话。James有种感觉,好像他们就在彼此身后,哪怕在当下这同一个时间点里,面对的是完全不同的夜色和空气温度、都在刻意努力区分出适合各自的空间。

“我回去吧。”Oliver突然对他说。
“回来吧。”他想都没想便接道。
伴奏的吉他和鼓点猛地在歌曲末尾来了个越来越急促的和音,却又非要拖长到令人窒卝息。James非常后悔没把声音调到足够小,因为之后他们像忽然被什么催赶着惊讶到,没来及好好做个结束语就几乎在同一时间匆忙挂了线。
James坐在台灯制卝造的那部分光线里,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到自己并没把播放机调到循环模式。音乐停止,他的胃迅速抽卝搐起来,甚至难以记得之前最后一句话说的是什么。他在暗下去的屏幕上看到自己鼓脸生闷气,便自觉幼稚地做了个更幼稚的鬼脸。
他用卝力蹬着地板转了转椅子,伸手重新点开播放键。

刚才那静止的半分钟,他们在不同的空间里交换晚安。

“““
Oliver没有睡过头,只是出站的时候后脑勺不留神撞到车门,他尴尬地握起拳头干咳几声,似乎以此为自己披上件隐身衣,却真的带出了更多的咳嗽。
他在尽量不挡道的位置站定,四面看了看,径直走向那排停靠街边的车,在其中一辆驾驶座外面弯下腰敲了敲车窗。
James手里的红茶还冒着热气,他正试图完全揭下杯盖,又不至于把茶包整个连同纸牌一道掉进杯底,手上的动作便一时显得笨拙起来。Oliver打赌如果不及时阻止,他马上就要借牙齿的辅助完成这整个意图,同时毫无例外地被烫到上嘴唇。
对方听到声音偏过头,见到是他竟当即作出副活见鬼的表情,Oliver挑卝起一边眉毛故意摇了摇头:“要帮忙吗伙计?”阳光很亮,不够努力的话他甚至只能在玻璃上看见头顶上树杈的倒影。
“搭把手?”他忍住翻白眼的念头,夸张了口型对着车里还在兀自瞪眼的家伙重复了一遍
James抿起嘴像是马上要大笑出来,但他只是略微点了下头,放弃杯盖直接按下车窗。Oliver则慢慢眨了眨眼睛,并没有起身移开距离。
在那层透卝明的屏障卸下后,他终于感受到跟自己重合的味道,心平气和,无畏坦荡。
—FIN—

欧耶~~没了...

avatar
家养赶稿小精灵
小混蛋

帖子数 : 48
注册日期 : 11-09-13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